用户名: 密码:

刘韬:关于互联网+教育的看法

2015/11/17 1:20:41

    11月14日,由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主办的第四届教育公益联盟年会在成都举行,本次年会主题为“慧聚:以教育变革促进教育公平”。

  下文是广东新南社会发展中心总干事刘韬老师在年会上的演讲:

  我们知道这几年教育创新成为一个非常热的词,而互联网对于整个教育产业的影响也反复被提及,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成为这个产业当中非常热门的词汇。但是这样的一种冲击所带来的改变,我们NGO的人是怎么理解它?这种改变如何演进?在新的环境下教育NGO如何自主?我们自己对这种教育改进充分吗?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

  基于这几个问题,在第四届教育年会委托下,我们中心针对11家专门做教育的NGO开展了长达一个月访谈,我们访谈了不同注册形式的公益组织,有基金会、民非、社团甚至工商注册,我们访谈对象最年轻只有20岁,最年长49岁,平均年龄30岁,无一例外都是这些机构负责人,他们工作对象涵盖了NGO各种组织人群。

  教育公益组织对于中国教育现状的四重危机

  在访谈当中我们发现了有这样几个问题或者几个现象。教育公益组织对于中国教育现状他们认为有四重危机。

  第一重危机。现在主流教育体制非常坚硬也非常僵硬,所谓坚硬是它仍然在我们现今教育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所谓的僵硬就是它的变化并不是非常多,尤其在教育产业化之后,教师似乎变成了整个产业当中一颗螺丝钉,盲目的增加升学率使得教师自己对教育反思更少。

  第二重危机。经过了几十年发展,教育资源仍然不均,只是这种不均有了新的变化,在过去可能是物质上的不均,而今天可能是教育质量,教育渠道和教育文化上的不均。

  第三重危机。许多访谈者提到,在今天,教育发展当中关键叙述和概念,关键理念和关键方法都是西方舶来品,拿来主义盛行,我们国家本土教育资源有待于发掘。这其中有如何真正理解外来观念本土化问题,也有本土理念再搭建问题。

  第四重危机。受访者发现农村学生学习主体性格模糊是今天他们开展工作重要挑战。相比城市孩子而言,农村孩子对于学习内容更加缺乏兴趣,这其中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孩子在以城市为背景教材当中他们缺乏基本认同感,第二是是农村老式教育方式过于落后,以至于不符合农村孩子的学习规律。

  对互联网+教育的基本看法

  面对上面讲述的四重危机,NGO教育组织他们怎么理解互联网在其中所发挥或者扮演的作用,我们有四个方面的探讨。

  第一,“互联网+”能够改善目前僵化主流教育吗?在我们访谈过程当中,许多访谈者提到互联网对于教育冲击不仅仅是资源共享,更深层次冲击是思想层面冲击,它促使了很多教育者产生新的思考,而这种新思考极大改善了教师在僵化当中主体缺失困境。

  第二,互联网能够产生这种教育连接感吗?我们大多数访谈对象和在座诸位一样,认为进行教育必须要让学习者产生连接感,没有产生连接感和认同感很有可能脱离人本身发展,而互联网教育是否让学生产生连接感,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我们一个访谈对象告诉我们,“对于互联网工具,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分享共创的这种理念,在这种支持下去推动着互联网工具在教育中的使用,我是认同的。但如果仅仅是推动互联网工具没有精神指导,我是反对的。举个例子来说吧!就是我指导现在很多学校都有在学校里推动IPAD教学,很多的安排教育其实并没有推动学生们用这样的工具实现共创目的,而是为了减少老师的教学压力、教学的难度。或者说可能是为了给学校有一个创新,活着是一个更好听的名头,处于绩效考虑来做的那我就会反对。“

  第三个问题,“互联网+”能不能解决农村孩子学习的自主性危机呢?我们很多受访者认为,目前农村教育中,农村孩子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厌学状态,而互联网是不是能够解决这样危机。我们大部分受访者表现得并不乐观,他们认为互联网是一种工具,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或许可以引起孩子们学习兴趣,但是这种兴趣能不能转化成有效学习行为,并不是必然。有一位受访者认为:“智能手机作为网络终端的普及导致了学生阅读兴趣和能力的下降。在智能手机风靡之前,学生对于新的知识的需求,通常是通过阅读完成,但是智能手机风靡之后,碎片化的阅读成了主流,‘随手便查,查了就忘’成了普遍现象。而几乎已经没有人再对阅读,尤其是通过阅读实现自主学习再抱任何兴趣了。”这恐怕是需要去考虑的。

  第四个问题,互联网的海量信息对于教育工作来说一定积极的吗?我们许多的受访者都提到,目前互联网的海量信息给他们从事教育工作带来很多具体挑战。互联网信息良莠不齐,未成年人在接触互联网的过程中急需引导,但是欠发达地区对未成年人的互联网使用的引导资源极为欠缺,使得这些地区的未成年人更容易受到网上各种不良信息侵扰,从而对我们教育工作者各种工作带来新的挑战。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提法,就是“我们教育理念实际上拖慢了我们互联网发展进程”。受访者断言,教育创新发展速度远远跟不上互联网自身发展速度,其结果是教育理念拖慢了互联网,在过去20年中信息发展经过罕见跨越式发展,但教育缺乏深层次洞见能力,以至于以为引进新名词、新工具、新开发就已经实现教育创新了,实际上还是扛新旗,走老路。

  许多访谈者认为,目前公益组织能力尤其不足,这种能力使得我们对教育创新很难提供一些新的的启发,我们总在追赶教育创新,而没有办法成为教育创新潮流当中有力量的一位。

  互联网+是否会导致马太效应

  在我们研究当中,农村开展工作受访者提到一个问题,“互联网教育在农村教育当中会不会引起一种马太效应”。所谓马太效应就是指强者越强,弱者越弱两极分化现象。

  具体来说,互联网对于教育乃至整个社会发展产生的影响不一定是积极和正面的,但是许多负面影响是清晰可见得,而欠发达地区对于互联网这种负面侵袭很有可能更招架不住。

  这里有三个具体例子。第一个例子,许多人谈到互联网成本不仅仅是终端成本,而更多是隐性文化成本,比如受访者谈到城市孩子更多倾向于让互联网为学习服务,而农村孩子似乎主要停留在社交和网络游戏上面,在他们当中看不到任何农村孩子为自身学习案例,这种使用习惯不同,就学习而言城乡之间有巨大差异,互联网引入很有可能没有消除这种城乡之间学习差异不公,反而助长了这样差异和不公。

  也有受访者提到,在农村孩子互联网使用当中,一部分农村孩子通过互联网强化了他们对城市生活的崇拜感,从而也加强了自身所处的农村生活的自卑感,根据受访者的观察,网络的使用增强了农村孩子对于农村社区的厌恶感,从而更渴望早一些离开学校到城市里面去打工。

  许多受访者也不断强调,互联网进入农村学校会提高教育服务是需要很多条件支持和一系列中间步骤,甚至我们可以说“互联网+”教育引入它到底是能够填平还是扩大城乡差距,很有可能正是有赖于这一系列的知识条件和中间步骤。

  由此可见,“互联网+”教育引入和其他教育引入一样需要配套资源,需要落地到支持是否符合学生发展规律,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教育依然差异的情况下,互联网进入,在什么意义上扩大差距,在什么意义上填平差距,这一系列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思考。

  不要“为互联网而互联网”

  许多访谈者谈到他们非常反感为互联网而互联网的行为,比如说有许多互联网提到在“互联网+”大潮之下,许多组织盲目跟风,为互联网而互联网,在许多经过思考自身是否适用,盲目使用互联网结果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有的受访者甚至直言,互联网思维只是一个噱头,并大胆宣称我们对互联网没有兴趣,我们的工作是社区,是人,我们不想被这种大潮侵袭。

  根据这样的情况我们自己有一个感受。

  第一,互联网思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发现教育公益组织从业人员对于互联网思维理解似乎大多仍然停留在将互联网工具化层面,除了各个别访谈对象着重谈到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工具之间差异,我们访谈对象似乎更愿意讨论互联网实际应用,正由于我们访谈当中有访谈者提到那样,互联网思维实际上远远大于互联网本身,而将互联网思维局限在对工具使用上,不仅无助于改善面对各种现实问题挑战,更有问题将我们引向一些不必要的歧途。

  第二,NGO对教育创新足够敏感吗?我们很多访谈对象对于教育创新是不敏感的,对于创新的宏观认知是缺乏的。绝大多数对象展现出来对教育关注仍然停留在他们自身工作当中,而对于宏观有活力,有启发性情况很少涉及。

  第三,如何理解公益人面对“互联网+”教育的时候他们所表现出来种种顾虑?在访谈过程当中,我们听到的关于“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思维许多顾虑担忧和批评,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自己的问题是如何理解出来相对保守态度。

  访谈当中遇到对现实情况切身体会和反思的受访者,他们提出批判精神有内在深厚资源知识,但是我们同时也在想,一部分公益人所采取态度获取只是因为他们对互联网本身不够了解,对教育创新不够敏感,对于结构性问题缺乏关注而表现出来的保守情感。

  这就是我们一个非常有限的调研所展示出来一些非常浮光掠影,谢谢!

版权所有 辽宁省数学会 沈阳市数学会联合主办
秘书处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南街34号五楼 电话: 024-31999950 31999822
沈阳市数学会邮箱:sycmsmsc@sina.com,sycmsmsc@sina.cn,sycms111@sina.com
辽宁开明教育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辽ICP备11016676号-1
技术支持: 沈阳市数字农业工程研究中心 爱饭工作室 .